您的位置:首页 > 薄荷健康 > 新闻 > 水滴筹文案靠钱买?律师:虚假众筹很难靠法律约束

水滴筹文案靠钱买?律师:虚假众筹很难靠法律约束

时间:2019-05-07 14:22:31 来源:重庆晨报上游新闻

吴鹤臣众筹捐款平台再曝漏洞

“帮帮我脑出血的儿子,让他有个美好的未来。”5月1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本名吴帅)的家属在网络众筹平台“水滴筹”向社会求助,希望众筹医疗费100万元。

吴鹤臣家人在众筹平台筹款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强烈关注。除了对吴鹤臣突发疾病的关心外,很多网友提出质疑:吴鹤臣家人提出的100万元目标捐款是否过高?有房有车的吴家为什么要通过众筹平台筹钱?

5月5日晚,水滴筹CEO沈鹏通过个人微博表示,5月3日下午发起人已停止筹款,共筹得147959元,目前暂未申请提现。发起人如申请提现,水滴筹平台会进行公示。

有记者调查发现,面对仍处于粗放型发展阶段的国内众筹平台,吴鹤臣事件再次暴露除了网络众筹平台的审核机制缺陷。由于平台缺乏有效的核实手段,有人动起虚假众筹的歪脑筋,并催生出一条虚假众筹产业链:博人同情的文案可以付费找人代写,患者医疗材料花几百元也能从网上买到……

吴鹤臣原名吴帅,德云社相声演员,2009年师从郭德纲,2019年4月8日突发脑溢血。此后其家人在众筹平台“水滴筹”发起100万元众筹引发多方争议。

5月4日,吴鹤臣妻子张泓艺,在个人微博就网友“众筹目标金额100万”“有房有车为何还来众筹”等质疑进行了回应。“因为不懂平台规则,首页让输入金额就输了一个上限额度。房子是公租房,六环外,南口水厂路小区,铁路的,两套都是;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爷爷名下,爷爷已经过世,两套房子均无法出售。”

5月4日,德云社也发布了吴鹤臣病情及若干问题说明:吴鹤臣之妻发起的水滴筹系私人行为,吴鹤臣在北京有医保,公司也在展开募捐活动;公司和郭老师也将向其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

5月4日,水滴筹相关负责人也通过媒体公开回应称:有房有车也可以发起筹款,勾选“贫困户”是发起人误操作;曾与医院沟通,但医疗总费用医院也没办法给出。

有记者注意到,吴鹤臣众筹事件,再次让东莞“罗尔事件”重回公众视野——2016年11月30日,一篇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刷爆朋友圈。文中记录了作者罗尔在女儿罗一笑被确诊白血病后,开始撰文记录一家人与病魔战斗的历程。

此后,罗尔被指借女儿患病进行营销炒作,罗尔通过“卖文”方式为女儿筹款;罗一笑的治疗花费并不像文中所说的那么高额,而且罗尔在东莞与深圳均有房产,善款也早已筹齐。事后,罗尔将全部文章赞赏金原路退还至网友,经核算共计250万余元。

有主流媒体评论称,因为一个德云社相声演员的闯入,已经模糊的“罗尔事件”再度被一些人回忆起来。两年多过去了,网络众筹好像还是熟悉的粗糙模样。如果众筹平台的商业模式不改变,罗尔式的人物将层出不穷。所以,与其针对发起人进行舆论攻击,不如聚焦众筹平台的众筹规则和审核机制。

水滴筹CEO沈鹏:众筹平台缺乏有效核实途径

5月5日晚,水滴筹CEO沈鹏在其个人微博,发布了针对“相声演员吴某在水滴筹筹款”一事的相关说明,回应相关质疑。

沈鹏在上述说明中表示,5月3日下午,发起人与水滴筹沟通停止筹款,该项目共筹得147959元,5269人次参与赠与。目前发起人暂未申请提现,发起人正在补充更多证明材料,供赠与人了解监督。发起人如申请提现,水滴筹平台会进行公示。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

水滴筹CEO沈鹏在上述说明中表示,当前(针对众筹对象)车产、房产等家庭经济情况,众筹平台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为了让赠与人充分了解患者情况,决定是否予以帮助,水滴筹要求发起人向赠与人最大化、真实地公示患者情况、治疗花费情况、家庭经济情况(主要房产、车产等信息)、预期款项用途,以及享受医保商业保险等情况。同时,水滴筹将第三方验证机制、监督举报机制与平台审核机制相结合,对患者情况进行核实。

众筹造假一条龙:假文案假病历随便买

记者了解到,面对当前仍处于粗放型发展阶段的诸多众筹平台,有人利用众筹平台审核机制的不完善,打着歪脑筋,试图利用大众的善良发起虚假众筹非法获利,也催生出了一条虚假众筹产业链。

记者登录水滴筹等众筹平台发现,筹款人要发起众筹申请,正常程序需要填写相关个人信息,最重要的便是患者详情介绍,以及上传患者的医疗材料,比如诊断证明、住院证明、检查报告等相关信息——在大众眼中,这些独一无二的证明材料,是极为重要且无法被怀疑的。但这恰恰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

有知情人告诉记者,除了众筹平台会教发起人写文案外,发起人还可以在网络上付费找代写机构帮忙写博人同情的催泪文案。

记者登录淘宝网,在搜索界面输入“轻松筹文案”,结果出现大量轻松筹代写、水滴筹款代写等链接,标价收费从1元到几十元不等。

除了文案代写,记者还发现,在众筹平台占比最高、需要重点提交的患者医疗证明材料,同样可以造假。上游新闻记者通过QQ聊天平台查找发现,专门有人在提供虚假的患者医疗证明材料。

记者以普通网民身份,与对方取得了联系。记者向对方提出,希望办理一份患白血病的虚假病历证明,医院要是北京市区的,并明确表示:该患者医疗材料,将会用在众筹平台上“筹钱”。

对方随后回复记者一份出具医疗证明材料的收费价格表,医院诊断证明每份100元,检查报告每份150元,住院病历每份150元。他还表示,将假病历上传众筹平台的事并不新鲜,此前就有人试过,而且咨询的人也不在少数。除了诊断证明、检查报告、住院病历外,他还可以开出整套医疗证明,包括“诊断证明 血检 骨髓检查 血涂片 免疫6项 肝肾糖电 抗筛血型检查 入院记录 出院记录”等,可以说,只要付费,想要啥就有啥。

对于这种虚假病历材料,众筹平台方是如何审核的?能分辨出真假吗?

水滴筹平台一位袁姓志愿者告诉记者, “比如你们家很有钱,你却说没钱,穷到不行;有好几套房子,却说没有房子。这种情况下,如果接到别人举报的话,我们可能会去核实。但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举报,我们是不会核实的。”

袁姓志愿者还表示,目前,众筹平台方一般是通过筹款人上传的患者医疗材料来进行甄别和审核通过。

律师:虚假众筹很难靠法律约束

吴鹤臣筹款事件引发大众广泛讨论,筹款平台和筹款人、赠与人之间,是否存在相关法律问题?众筹的底线究竟该谁来把控?记者采访了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燕薪律师。

“这种事情目前基本上不涉及法律纠纷,但涉及道德评价。”燕薪认为,众筹平台的审查可能只涉及一些基本资料,不会设置更高门槛。“平台很难去设置门槛。理论上说,穷人富人都可以募款,只要如实陈述,没有虚构自己的经济状况,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如果虚构本人经济情况来博取他人同情,获得他人捐助,这涉及更多的是道德评价。”

燕薪认为,目前众筹平台面临的问题,就是对筹款人的资金状况审查不严,筹款人是否真的需要通过他人救助来解决问题。正是因为信息不对称,才会导致很多人有意见,捐助者会觉得上当受骗。

燕薪说,“我个人觉得,(在平台筹款)最起码要设置一些限制。比如要花多少钱?通过医疗保险能解决多少钱?剩下还需要多少钱?筹款人要提供自己的家庭财产状况、收入状况、是否有房有车。吴鹤臣筹款事件之所以引起较大争议,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家有房有车,只不过不能变现。但在普通人眼中,你家的经济状况是能够解决自己困难的。所以在很多人看来,这就属于滥用公共资源。因为社会救助本身就是一种公共资源。虽然存在对公共资源滥用问题,但目前从法律层面来说,很难去约束这种行为,更多的是靠道德约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