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薄荷健康 > 新闻 > 拿下翟天临的知网背后公司:投资先亏17亿 甘当接盘侠 玩起神操作

拿下翟天临的知网背后公司:投资先亏17亿 甘当接盘侠 玩起神操作

时间:2019-02-21 09:54:43 来源:投资家网

这个春节本该合家团圆,开心过年,演员翟天临却不开心,麻烦缠身,博士学位还被撤销,经历着人生最灰暗的时刻。

就因为他“不知知网为何物”一不小心掉入万丈深渊。翟天临的老师陈浥更是躺着中枪,被撤销博导资格,但这个事件貌似还没有完,接下来不知是否还会有新的猛料被挖出来。

有人说翟天临这么多年都没事,“惹上”知网怎么就落马了?因为,知网在学术界确实是非常强大的存在,但凡要写论文的学生可能都要用到,这里就像一个知识宝库。

身为博士的翟天临,论文居然查重率40%,这样的情况恐怕本科生都毕不了业,可人家确能读到博士,正是这个原因成为引发学术界、全社会震怒的导火索。

“翟天临事件”有一定必然性,没真材实料早晚会出事,也有一定的偶然性,就是不知道知网的存在,所以他倒下了。那么,把翟天临拉下马的知网到底有多牛呢?

在学术界知网确实如“神一般”的存在,你写论文找资料什么的就得用它。

知网这个概念最早是有世界银行于1998年提出的,清华大学与清华同方(下称,同方股份)共同发起的国内中文信息知识服务平台。

早期知网是一个带有一点公益性质的全民所有制企业,2014年的时候注册资本产生变更,由100万变更为3000万,性质也变成了法人独资企业,清华大学撤出,由同方股份全资接走。但其背后实际控制人仍是清华大学,可以理解为知网是清华下面的一个小业务。

上周末北京大学在“翟天临事件”中提到,存在管理漏洞审查不严的问题,把翟天临从博士后的队伍中踢掉。如果翟天临当初没有选择北大而是清华,他或许可能就知道什么是知网了。

知网背后的大哥是非常强大的,这个项目在成立之初就受到了极大关注,有多个重要部门出来支持,在学术资源上更是具有其它平台难以比拟的先天优势。

据知网公开资料显示,平台签下期刊8000余种,独家和唯一授权期刊达2300余种,实现核心期刊独家占有率90%以上。

90%以上意味着,知网处在无人能撼动的霸主地位。

后来,因为企业性质的调整,为知网及母公司同方股份带来了巨大的盈利空间,仅2017年,知网就为这家上市公司带来了1.96亿元的净利润。

1.96亿元净利润是多么庞大的一个数字,别说是同方股份的一个小业务,很多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恐怕都做不到,知网是真正做到“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的平台。

小弟都能挣大钱,大哥应该更厉害吧?

但同方股份这边,这个事却是反转的,大哥可能还没小弟有本事。

同方股份在2019年1月30日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公司2018年全年亏损了11.5亿元-17亿元。

这是公司上市21年以来出现的首次亏损。同方股份下面那么多小弟,还有知网这个赚钱机器怎么会出现亏损呢?难道2018年,很多人都跟翟天临一样?

笔者查阅资料发现,其亏损原因与炒股和并购标的有关。

同方股份原来定位是一家高科技公司,成立之初愿景宏伟,但不知为何,可能是副业太赚钱的缘故,导致公司主业几乎原地踏步。

一家科技公司不搞科技怎么能行?

2016年对于同方股份来说是一个可以调整业务方向的契机。随着“大牛”黄俞的到来,同方股份焕发出新生,一改过去谨慎风格,开启了一个投资之旅。

关于黄俞是何许人也,网上没有太多资料,而且都有待核实,但清华同方的官网是这样介绍:

黄俞,1968年10月生人,硕士,毕业于英国格林威治大学。现任同方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裁。同时担任深圳市华融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深圳华控赛格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同方康泰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席、执行董事等职。

一人在四个公司同时担任要职,这种情况并不多见,背后股东对黄俞肯定是极其信任的,期待他的到来,可以打破主业不怎么创收的僵局。

自从黄俞到来的这近3年间,他确实为公司做了很多事,特别是向很多互联网巨头学习,创业创新大热也给了他启发,深知投资比自己做事情成本更低的原理,把投资放到了重要位置。

包括先后投资中国医疗网络、天诚国际、国都证券等公司,领域涉及面很广,都是大热门领域,有医疗、券商、房地产等,累计投资金额约68亿,算是下了血本。

不仅如此,同方股份还耗资近20亿元购买了关联方重庆信托理财产品,合资成立公司,向第三方提供巨资进行财务资助等。wind显示,同方股份在近3年间通过债券及票据累计融资264亿元。

好好做投资也没什么,但同方股份投资的几家企业却引来了外界各种质疑,特别是中国医疗网络在持续亏损的情况下,同方股份仍然巨资接盘,被市场指责为“乱投资的接盘侠”。

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中国医疗网络分别亏损1.85亿元、2.23亿元,在公司持续亏损的情况下,同方股份却毫不犹豫的拿15.54亿元买下27.62%的股权,来了个惊人大手笔。

还有一笔投资也是颇为“神奇”,公司原本打算出资加认购股份作价300亿元收购上海莱士29%股权,幸亏被监管叫停。2018年上海莱士巨亏15亿元,如果当时不是被叫停,花300亿元买下股权的同方股份可能真会变成“接盘侠”里“王老五”。

“接盘侠”在投资圈的术语中是个贬义词,是形容那些“被骗接下别人留下的烂摊子的人”。但同方股份并不以为然,继续大刀阔斧的搞投资。

其实这套逻辑本身没什么问题,在企业估值低点时买入,在高点卖出,经营情况越差,企业可改善的价值空间就越大,估值提升的空间也就越高,但问题是,不是每个企业都有巨大的价值改善空间,做巨额投资需要慎之又慎,如果误错接盘,只能抱憾终身。

没有在投资方面取得惊人成绩的黄俞内心非常不甘,他想要证明自己,没能拿下上海莱士,同方股份又出资20.52亿元投向了上海莱士股东主导的海外投资主体天诚国际,获其11.88%股权,而天诚国际在2017年亏损了9.43亿元。

各种亏损的事情就像一层层乌云一样笼罩着同方股份,这家公司现在特别被动,钱都投了出去,还没收到什么好效果,唯一能指望有所建树的就是副业知网。

可惜,本来报价年年上涨,可以踏踏实实低调赚大钱的知网却因翟天临不知“自己”为何物,现在被媒体天天曝光,陷入了无比尴尬的境地。

那么,让很多学校、老师、学生、职场人员感受压力,“你用就得付费”的知网会不会成为第二个翟天临?靠知网一枝独秀的同方控股又能支撑多久呢?

这些问题只能留到未来才能找到答案了。不过,这次的“翟天临事件”无形之中也在向人们阐述着这样一个道理:“有时人算不如天算,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