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网 > 资讯 > 健康 > 致命性病毒在野生兔群中肆虐 在北美西南部迅速传播

致命性病毒在野生兔群中肆虐 在北美西南部迅速传播

时间:2020-06-23 09:03:17 来源:中国科学报

当前,新冠疫情在人类社会传播,而一种致命性病毒则在野生兔群中肆虐。

据《科学》报道,该病毒为2型兔出血症病毒,正在北美西南部的野兔群中迅速传播,已对野兔种群和濒危兔种造成威胁。近日,这种导致野兔出血性疾病的病毒又传到了南加州地区。

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兽医病毒学家兼流行病学家Robyn Hall说:“ 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这种病毒很有可能会影响整个北美。”俄克拉何马大学哺乳动物学家Hayley Lanier说:“前景非常不妙,我们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病毒传播,而且担心沿途的物种也会受到威胁。”

新病毒威力强危害大

兔出血症是一种高度接触传染的急性传染病,以全身实质器官出血为主要特征,迄今未见有人感染该症的报道。1984年,兔出血症病毒(RHDV)首先在我国江浙等地发现,因其传染性强、死亡率高,一时间几乎蔓延全国各地家兔种群,对家兔种群造成了毁灭性打击。

“该病毒存在于病兔的各种组织中,病毒含量以肝、脾最高,家兔病死率达90%以上。”中国农业科学院上海兽医研究所研究员刘光清告诉《中国科学报》,通过加强饲养管理、隔离检疫、免疫防治等综合措施,大规模暴发的兔出血症得以控制。

刘光清特别提到,科研人员针对RHDV研制的兔出血症组织灭活疫苗,能使家兔快速产生抵抗病毒的抗体。“该疫苗工艺非常简单且抗原性好,对家兔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

2010年,法国首次报道一种新型RHDV杀死了很多野兔。葡萄牙生物多样性和遗传资源研究中心病毒进化研究员Joana Abrantes表示,这种名为2型兔出血症病毒(RHDV2)的新型毒株更容易重组。2015年和2016年间,RHDV2曾在北美传播了18个月。

RHDV属RNA病毒,在自然状态下很容易发生重组和变异。刘光清介绍,经典RHDV一般不引起幼兔发病,对8周龄以上的青壮年兔高度敏感,发病率和死亡率很高,甚至高达100%;而变异后的RHDV2不仅能感染青壮年兔,对幼兔也很敏感。此外,由于RHDV2更容易发生重组变异,因此其宿主谱扩大,能感染并致死不同兔种。

“我们还发现,RHDV2的抗原性发生巨大改变,以至于针对RHDV研发的组织灭活疫苗不足以保护兔子对抗RHDV2。”刘光清说,这两种RHDV都具有极强的传染性,能在死亡的动物体内生存3个月以上,食肉动物和昆虫会通过粪便传播该病毒。

据悉,RHDV2已导致伊比利亚半岛60%至70%的野兔死亡,而这也造成了两种以野兔为食的食肉动物数量骤降:西班牙帝雕和西班牙猞猁分别减少了45%和65%。

值得注意的是,5月21日,中国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发布消息称,四川成都金堂县两个养兔场近日发生兔出血症疫情,经四川省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确诊为兔出血症2型。疫情发生后,当地按照防治技术规范要求,对存栏兔实施扑杀、无害化处理和消毒等处置措施,并开展流行病学调查。

刘光清表示,目前,四川发现的兔出血症疫情已经得到控制,没有引起进一步的暴发。有关部门应引起重视,从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外方输入等方面加紧防控。

多物种将受病毒威胁

对于美国多地开始收到野兔死亡的报道,亚利桑那州渔猎部野生动物兽医Anne Justice-Allen说:“这很不寻常,我们不知道这种新病毒会带来什么。我从没见过像这样蔓延的兔瘟疫。”

Justice-Allen说,进一步了解该病毒及其致病性,有助于生物学家了解它会对野兔种群造成什么影响。

与此同时,美国地质勘探局警告说,北美所有的兔形目动物都可能易感,包括家兔、野兔和远亲鼠兔。生物学家担心这种病毒可能会对一些濒危的兔种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

墨西哥奇瓦瓦州自治大学哺乳动物学家Jesús Fernández说:“我们非常担心目前的状况,这种病毒会对物种构成严重威胁。”Fernández和同事不断告诫牧民应该烧掉捡到的兔子尸体,或者埋到1米深的地下。他们正在组织采样工作,以确定该国哪些兔群可能受到感染,及其数量变化。

Fernández表示,如果兔子数量直线下降,土狼可能转而猎杀牛,这可能会导致牧民使用毒药杀死土狼,而中毒的土狼尸体可能会危及鹰和秃鹰等食腐动物的生命。

新墨西哥州立大学野生动物学家Gary Roeme说,在美国西南部,关于兔子数量的数据并不多。他在新墨西哥州的三个地区做了几年的调查,希望能确定这种病毒对兔子及其捕食者的影响。他和其他研究人员还想知道某些物种是否为该病毒的“蓄水池”,这可能导致病毒成为地方病。

我国有待上市二价疫苗

如果病毒进一步传播,研究人员希望可以利用疫苗保护兔群。但实际上,用于家兔的疫苗并不能应用于野生兔群,因为疫苗需要注射。

Abrantes指出,捕捉和操纵野生动物引起的压力通常是致命的,而疫苗本身也是由灭活的传染性病毒制成的。这让人们担忧,疫苗本身是否能传播有问题的病原体。

目前,葡萄牙的4家机构正在研究一种不同的方法。该项目名为Fight 2,于2018年10月启动,预算约为12万欧元,旨在开发一种基于病毒颗粒的原型疫苗,该颗粒可以模拟病毒,但不具有传染性,从而可以为野兔种群开发能掺入饵料的RHDV2口服疫苗。

该项目预计在2021年底有初步结果。项目成员表示,如果疫苗研制成功,可能还需要2到3年的时间才能获得疫苗许可。但该疫苗存在一个缺点,像家兔疫苗一样,每6个月需要加强疫苗接种,所以疫苗的使用成本可能是一个问题。

美国地质勘探局国家野生动物健康中心野生生物学家Robert Dusek提醒:“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花费不菲。”

西班牙科尔多瓦大学野生生物生态学家Carlos Rouco对此也持怀疑态度。他说:“最好的措施是防止病毒入侵。虽然我并不是危言耸听,但这种病毒是无法阻挡的。一旦病毒传播到某个种群,人们应设法减轻该种群的其他压力,例如在必要时提供水源。”他认为,种群中有一定比例的个体应该对这种病毒有抵抗力。

Justice-Allen说:“这种病毒已经暴发超过一个月,我们仍然可以看到活着的兔子,这令人欣慰。”

据悉,最近,刘光清团队根据RHDV和RHDV2的抗原基因,已成功研制出国内外第一个二价兔出血症病毒基因工程疫苗。

刘光清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在四川出现RHDV2疫情后,其团队即对该疫苗进行了免疫效力评估。结果证明,该二价疫苗可同时抵御经典RHDV和RHDV2的感染,并为实验兔提供完全保护。目前,该团队正与生物疫苗公司合作,开展疫苗临床试验,力争尽快推出针对兔出血症的新型疫苗。

《中国科学报》 (2020-06-23 第2版 国际)

分享到: